下终南山过斛 斯山人宿置酒(李白)

a7a2678502024-04-25 15:52:13

李白

暮从碧山下,山月随人归。

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。

相携及田家,童稚开荆扉。

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。

欢言得所憩,美酒聊共挥。

长歌吟松风,曲尽河星稀。

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

此诗作于唐玄宗天宝三年(744),时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。诗人嫉恶如仇,耿直敢言,因遭同列所谤,政治失意,内心苦闷,于是产生了去朝归隐的思想。

诗题中的“终南山”,在今西安市南,绵亘八百余里。“斛斯山人”指斛斯融,时隐居于终南山。诗人通过对田园风光和山居生活的赞美,表达了他对官场浊世的厌恶之情和洁身自好的高尚情志。

全诗可分三层:首四句写“下终南山”,次四句写“过斛斯山人”,最后六句写“宿置酒”。以诗人行踪为线索,按时间顺序写,层次清晰,脉络分明,内容紧扣诗题,是一首结构精美的好诗。

首句“暮从碧山下”,“碧山”即终南山,“碧”字描绘出终南山的青翠苍绿,并逗出下联“苍苍横翠微”一句。“山月”承“暮”字而来。诗人别出心裁,用拟人化的手法描摹出人月相随的形象,生动、亲切,传达出一种幽美恬淡的意境。“却顾”句,表现作者对终南山的依恋之情。一片青绿翠碧之色,横于月光山影之中。这样写是说明将要访问的隐士就住在这风景如画的山脚下,为下面的“过”字做铺垫。“相携”句,写诗人到了斛斯山人家,写田家的热情、纯朴,写出一种人情美,与世俗之情恰成鲜明的对照。“绿竹入幽径”,见其环境清幽; “青萝拂行衣”,“青萝”即女萝,又称松萝,是一种蔓生植物。松萝也想牵衣待话,如主人一样热情。这两句具体描绘田家的环境之美,既无车马之喧,又无俗尘之扰,流露出诗人对山居生活的羡慕之情。有如此美景,又有如此好客的主人,怎不令人心欢意畅呢?于是,“欢言得所憩”。此句照应题中的“宿”字。“美酒聊共挥”则写“置酒”。主人殷勤款待,摆出美酒,两人频频举杯,豪饮不辍,神情飞扬。酒到尽兴处,诗人不由地放声唱起古乐府的《风入松》曲,歌罢不觉已是河转斗移、夜阑星稀了。这说明两人志趣相投,感情契合,并为结尾两句蓄势。“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”,两人饮酒醉而忘忧,陶陶然、悠悠然,思想进入一种淡泊、恬远的境界,从而忘掉人世间的一切机变巧诈,功名利禄。这种“乐”,是山居之乐,饮酒之乐,友情之乐,忘机之乐。

此诗写景如画,景物清丽明秀;言情婉转,人物形象逼真,呼之欲出;情与景,人与境浑然一体。意境清幽恬静而又带有飘逸之气。与陶渊明的诗相比,陶诗恬淡,而此诗在恬淡中又不乏逸气和仙气。诗中的“共挥”、“长歌”、“陶然”形象都有“谪仙”的豪放飘逸的个性在。

清旷中无英气,不可效陶,以此作视孟浩然,真山人诗尔。(王夫之《唐诗评选》)

太白山水诗亦带仙气。(沈德潜《唐诗别裁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