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都护歌(李白)

a7a2678412024-04-29 15:46:25

李白

云阳上征去,两岸饶商贾。

吴牛喘月时,拖船一何苦!

水浊不可饮,壶浆半成土。

一唱都护歌,心摧泪如雨。

万人系磐石,无由达江浒。

君看石芒砀,掩泪悲千古。

李白长期生活在士大夫们中间,对于劳动人民生活的接触和体验是不足的,因此,有关这种题材的作品数量极少。但在这少数作品中,也表现出他对劳动者真挚的感情。《丁都护歌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《丁都护歌》属于乐府旧题,系由宋武帝“丁都护歌”转变而来,曲调凄切。李白以此来写纤夫之苦,可谓再恰当不过。首二句“云阳上征去,两岸饶商贾”,是说从云阳乘船北上远行,运河两岸商贾云集,市场繁荣。这两句不仅点明了地点,渲染了气氛,而且为下文作了铺垫。从“吴牛喘月时”至“心摧泪如雨”六句,具体描写纤夫们拖船之艰难,生活之困苦,心境之悲切。“吴牛”即吴地的水牛。据《世说新语·言语》刘孝标注“南土多暑而此牛畏热,见月疑是日,所以见月则喘”。“吴牛喘月时”,巧妙地点出了纤夫拖船的时间是在赤日炎炎的夏天。“拖船一何苦”,表现了诗人对纤夫们苦难生活的深切同情。“水浊不可饮,壶浆半成土”,说明了纤夫们劳动条件的艰苦:在如此繁重的劳动压力下,口渴时却只能饮用象泥浆一样的河水。处此情境,他们内心该有多么痛苦啊!于是诗人进一步写道: “一唱都护歌,心摧泪如雨。”这凄切哀怨的歌声,摧人心肝,揪人肺腑,怎能不叫人伤心落泪呢!以上六句,诗人用极其精炼而又形象的语言,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悲惨的图画:一群衣衫褴褛的拉纤者,肩负着纤绳,赤着脚,喘着气,汗流满脸,一步一颠,在运河岸边艰难地行进。

最后四句是诗人的慨叹。“系”一作“凿”,这里是搬、拉的意思。“磐石”是坚硬而牢固的石头。从全诗看来,这里可能是指太湖石,太湖石是园林建筑的材料,唐代已经采用它来建造园林了。所以这诗很可能是写官府强征民伕、采运太湖石的事。“君看石芒砀”,“芒砀”是芒山和砀山的合称,在安徽境内。“石芒砀”,谓石之大且广,采之不竭,运之难尽也。“君看石芒砀,掩泪悲千古!”这一撼人心魄的感叹,把对劳动人民的同情推向极点,把对纤夫们痛苦生活的描写,推向高潮。

这首诗的创作风格深沉凝重,质朴悲壮,与李白诗的主体风格颇有差异。正象杜甫《石壕吏》中“吏呼一何怒,妇啼一何苦”诸句一样,李白此诗也是一唱三叹: “拖船一何苦”,“心摧泪如雨”,“掩泪悲千古”。这充分地表现了李白正视社会现实,同情劳动人民疾苦的人道主义精神。李白在采用“记实”手法的同时,不少地方仍旧体现了浪漫主义的夸张手法,比如“水浊不可饮,壶浆半成土”,“一唱都护歌,心摧泪如雨”等。

落笔沉痛,含意深远,此李诗之近杜者。(《唐宋诗醇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