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》 - 唐·杜甫

a7a2678142024-06-16 14:25:13

唐·杜甫

十日画一水,五日画一石。能事不受相促迫,王宰始肯留真迹。壮哉昆仑方壶图,挂君高堂之素壁。巴陵洞庭日本东,赤岸水与银河通,中有云气随飞龙。舟人渔子入浦溆,山木尽亚洪涛风。尤工远势古莫比,咫尺应须论万里。焉得并州快剪刀,剪取吴淞半江水。

这首诗的原注是:“王宰画丹青绝伦。”

王宰,四川人,唐代画家,善画山水。《历代名画记》和《唐朝名画录》对他都有很高的评价。杜甫这首《戏题王宰画山水图歌》,大约写在和《蜀相》同时,即入川定居后不久。

诗的起笔突兀,直至读了前四句,才知诗人是在介绍画家的创作习惯。“十日”“五日”并非确指,系夸张之辞,极言王宰作画态度严谨,一丝不苟,亦可见诗人对王宰十分熟稔了解。王宰虽擅画,但不轻率落笔、粗制滥造,而是精心构思,反复推敲,不受索画人催促的干扰,从容为之。每有所作,必成珍品。所以,当看到白墙上悬挂的一幅《昆仑方壶图》时,诗人便情不自禁地高声赞叹“壮哉!”王宰的山水画气势磅礴,雄伟壮阔。这是第一印象,也是总评语。题画不直写画,而先写画家,此与人不同者。金圣叹认为这几句“并不是赞王宰,全是赞主人”(《杜诗解》)。怕有失诗的本意。不过,从“能事不受相促迫”一句中,可以窥出当时喜爱收藏画的风尚,其中不乏附庸风雅之徒。颇有名气的王宰一定陷于难以应付的窘地。但他一不拒绝,二不索高价,仍然稳坐静思,凭兴挥洒,亦可见其人格高尚。

以下五句是题画。诗人以写意的手法、奇特的想象,生动地描绘了山水画的画面,重点突出而又极有层次。昆仑方壶,一西一东,相去万里。王宰以此为题作画,是何等大手笔!若夫常人,观之则不知何物。唯诗人杜甫,慧眼独具,与画家心有灵犀。他首先从画上浩瀚无际的大水,想到了洞庭湖,想到了日本东面的大海,想到了赤岸水直通天上的银河。接着便描绘“中有云气随飞龙”,“随飞龙”三字极妙,写出一片空白云气,是活云,不是死云。令人看到海天相接,云水翻腾。“风从虎,云从龙”,直如蛟龙出没其间。再往下,诗人描写了水边的景物:渔人驾小舟躲进避风港,树木随着掀起狂涛的飓风而俯仰。这轻轻两笔,尤使画面充满生气,有点睛之妙,进一步渲染了风涛的激荡,声势的浩大。

“尤工远势古莫比,咫尺应须论万里。”这是诗人对王宰画技的评论,一语中的。指出王宰特别擅长山水远景,气势恢宏,于有限的篇幅之内,描绘出万里壮阔的景象。“咫尺万里”不只是山水画的技法,而是文艺创作的真谛,所谓以小见大者也。其中的哲理颇耐人寻味。

收篇二句将观赏评论推向了高潮。诗人由衷赞美王宰的画简直能以假乱真,宛如真山真水矗立壁上,横流面前。“然者此画果真邪,幻邪?幻者而同于真邪?真者而同于幻邪? 斯二者盖皆有之。”(薛福成《观巴黎油画记》)于是,诗人玩味再三,不忍离去,很自然地想起晋索靖观顾恺之画的故事,将“恨不带并州快剪刀来,剪淞江半幅练纹归去”,化成“焉得并州快剪刀,剪取吴淞半江水”,真是妙手偶得,不露斧痕,且又妙趣横生,正合诗题“戏”字。

这首题画诗结构严谨,层次分明,构思巧妙。语句以七言为主,兼用五言,变换自如。语言如行云流水,生动活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