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 愈《山石》

a7a2678112024-06-16 13:44:50

韩 愈

山石荦确行径微,黄昏到寺蝙蝠飞。

升堂坐阶新雨足,芭蕉叶大支子肥。

僧言古壁佛画好,以火来照所见稀。

铺床拂席置羹饭,疏粝亦足饱我饥。

夜深静卧百虫绝,清月出岭光入扉。

天明独去无道路,出入高下穷烟霏。

山红涧碧纷烂漫,时见松枥皆十围。

当流赤足踏涧石,水声激激风生衣。

人生如此自可乐,岂必局束 为人[[!NFDA5]]?

嗟哉吾党二三子,安得至老不更归?

荦确:崎岖不平,险峻。支子:栀子花。疏粝:粗粮。穷烟霏:只在烟云中走。局束:拘束。为人[[!NFDA4]]:受人控制。吾党二三子:指志同道合的几个人。

入选理由

韩愈的代表作;被金人元好问称为是真正表现男子汉风格的诗。

诗词赏析 这首诗写了一次游历的过程,完全按时间顺序安排结构,分为“黄昏到寺”、“夜深静卧”、“天明独去”三个主要部分,最后四句议论点题,阐明希望不受拘束,永远自由地生活在自然之中的思想。

这首诗可以看到作者感受外物的胸怀,驾驭语言的能力。几个时段的不同景物都写得形象鲜明,让人如历其境。佛寺的深暗,夜月的明亮,红叶与碧水的映照,参天的大树等等,都使人历历在目。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的审美趣味和性情胸襟在诗中景物上的体现。他喜欢雄奇壮美的景物,欣赏十人合抱的高大松枥,感到赤脚淌水踏石的快乐,乐于临风披襟,任山风狂野。他喜欢出头露面,喜欢议论,喜欢站出来说话,有时甚至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,他的两次遭贬都与性情有关。这些在他的诗歌创作中也有充分体现,不仅是用字用语,还才大气粗喜欢训人,例如《调张籍》的“李杜文章在,光焰万丈长。不知群儿愚,那用故谤伤。蚍蜉撼大树,可笑不自量”,就是直接训斥元稹、白居易的,将他们视为愚蠢的小儿。即使景物没有粗豪有力的特点,作者也会移情于彼。他人看到的“新雨”是柔情,他感到的却是“足”的力度,一个“足”字很能显示韩愈的个性特征;“芭蕉叶大支子肥”,一“大”一“肥”,使景物在独特的视角之下似乎发生变异,但却更显精神,更有生气。特别是“肥”字可以和李清照的“绿肥红瘦”的“肥”相比,明显地看出了两人的审美差异,李清照是讨厌那“肥”的。韩愈诗歌的这些特点对后人很有影响,以至于有人借此贬低柔美纤细的艺术风格。元好问在论诗绝句中将秦观《春日》的“有情芍药含春泪,无力蔷薇卧晓枝”讥评为“女郎诗”就是一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