灿烂的星

a7a2678272024-06-16 13:52:19

〔英国〕 济慈

灿烂的星! 我祈求像你那样坚定——

但我不愿意高悬夜空,独自

辉映,并且永恒地睁着眼睛,

像自然间耐心的、不眠的隐士,

不断望着海涛,那大地的神父,

用圣水冲洗人所卜居的岸沿,

或者注视飘飞的白雪,像面幕,

灿烂、轻盈、覆盖着洼地和高山——

啊,不,——我只愿坚定不移地

以头枕在爱人酥软的胸脯上,

永远感到它舒缓的降落、升起;

而醒来,心里充满甜蜜的激荡,

不断,不断听着她细腻的呼吸,

就这样活着——或昏迷地死去。

(查良铮 译)

《灿烂的星》是浪漫主义诗人济慈的绝笔之作。

1820年,济慈身患肺病,从英国至意大利修养,途中在轮船上,他写下了《灿烂的星》,献给他终生爱恋的女友范妮·勃朗,表达自己对她的一片真情。不久以后,1821年初,年仅25岁的济慈长眠于罗马。可幸的是,他的爱情诗能作为他的爱情的见证,流传于世,并且给后人带来无尽的美感与思索。

写这首诗的时候,诗人正身处逆境。但是面对疾病和生活上的困难,他并没有沉沦下去。诗歌以一句大声的呼唤开篇:“灿烂的星! 我祈求像你那样坚定”,表面上,诗人好像在祈求上苍赐予他力量;实际上,诗人是在对自己呐喊,鼓励自己能战胜一切不顺,有如星星般坚定地活下去。然后,笔锋一转,从反面叙写自己对女友的爱情。

诗人强调,他只愿从星星的身上汲取生存的勇气和爱的力量,却“不愿意高悬夜空,独自辉映”。语气干脆明了,含蓄地表明他不甘心逃遁于尘世,与孤独为伴。在这里,诗人任想象驰骋,用拟人的手法托物言志。他把形单影只的星星比喻成“耐心的、不眠的隐士”和“大地的神父”,借以表现独身生活的单调与冷清,衬托出“我”想与心上人共同生活的美好希望和对真挚爱情的憧憬。诗句整齐舒徐,耐人寻味。

第二个层次,先用一个叹词和一个否定词再次表示“我”的态度之坚决,情感之强烈。并且由想象回到现实,写道:“我只愿坚定不移地/以头枕在爱人酥软的胸脯上,/永远感到它舒缓的降落、升起”。可见,在诗人的心中,最温暖的莫过于恋人的怀抱,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与恋人相依相偎,彼此感受对方心灵的跳动。我们知道,能得到恋人的爱,是诗人一生的追求,所以,他多么希望能够“不断,不断听着她细腻的呼吸”,永远与恋人厮守一起,在迷人的陶醉中,“就这样活着——或昏迷地死去”。这一段形象地描绘了“我”对爱情的无限忠诚和对恋人的无限眷恋,字里行间渗透着一种永恒不变的浓情。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诗人的坚定信念——只要能获得爱情,就是死也心甘情愿。

在这首诗中,想象与现实两组正反画面,意象鲜明清晰,一面是寒星高照,遗世独立;一面是人间爱侣,幸福相依。强烈的对比,鲜明地突出了主题。

在济慈的生命即将结束的日子里,他带着对人世的留恋,带着对爱情的渴望,完成了这篇遗作。诗中没有消极的因素,相反却充满了积极向上的浪漫主义激情,这将永远令读者佩服,永远令后人感动。

相关文章